畛畦 暴雨這么多,成語辣么多

飛來科技  發布時間:2016-09-02 20:23:55

縱橫捭闔_畛畦_岫怎么讀

最雨來襲!好多小伙伴的個人簽名都果斷改成了“今年雨水真多……”轉眼再看看窗外的瓢潑大雨,持續數十個小時的降雨預計是停不下來的節奏了。

自本周二起,北京地區迎來今年入汛后最強降雨。氣象臺之前剛發布了暴雨藍色預警,僅一天后又迅速將預警連升兩級,京城目前身陷暴雨橙色預警中。

溫馨提示:避免露天觀一下明雁書同學這篇關于暴雨的“成語風暴”吧!

繼2016年7月2日至6日,湖北省大部分地區遭受暴雨引發洪水和城市內澇后,本周二開始,華北大部分地區也正遭受持續暴雨。截至7月20日上午10時,北京城區平均降水量接近50mm。放眼全國,災害最嚴重的地區則是河南林州,該市最大降水量超過650mm。而反觀位于秦嶺淮河以北、溫帶季風氣候的河南北部,年降雨量平均也就才650mm。也就是說,林州一天就下了一年的雨……

為什么會遭受這樣大的暴雨?厄爾尼諾便是一個主因。

厄爾尼諾現象是在太平洋赤道附近形成的一種地理現象。在遙遠的南美洲西海岸、南太平洋東部,形成了一股強大的秘魯寒流。當北半球進入冬季時,氣壓帶風帶南移,東北信風越過赤道,受南半球地轉偏向力影響形成西北季風,使得秘魯寒流大幅減弱,水溫升高,進而影響赤道附近太平洋的大氣環流形勢。

而且,我們不太安分的鄰居——附近的西太平洋暖池的溫度也很異常,使得今年的厄爾尼諾現象特別強,最終導致我們今年的夏季風也出現異常:在南方停留時間長,而到了北方,勢頭卻正猛,進而引發湖北省和華北平原上洪澇災害的發生。

這真是“惡(厄)語(雨)傷人”啊!

我記得初中的時候學過一首有名的詩叫做《在山的那邊》:”在山的那邊,是海,是用信念凝成的海。”

現在,變成了“在樓的下邊,是海,是用雨水凝成的海。”

北京市某地,情景可自行實施腦補……在電視上我們也可以看到,河南安陽,天津市,都已經被水淹沒,不知所措。

就在我打出這段話的時候,電視里傳出“北京市提高到了暴雨預警,將超過2012年7月……”什么的,不禁一冷……

北京的排水設施還算是比較強勁,在冀南豫北,那滔滔的大水,越過一村一莊,無情地吞噬這的大地。

河溓(連),海夷(移)!

暴雨還在降,水還在漲。電視里,安陽那一棟棟平房間,獨木舟在穿行。

英勇的武警戰士,從水中救起一個個老百姓。

雖然厄爾尼諾咄咄逼人,雖然夏季風喜怒無常,雖然城市成為大海魚塘……但是人間的真情與希望,又怎么能磨滅呢?

岫怎么讀_畛畦_縱橫捭闔

我清楚得記得7月初在武漢,臨汾旅十幾歲的小戰士說:“既然當了武警,國家有需要,我們要為人民奉獻的。”

在此特為這些最可愛的人致敬!

都說完了。

難道真的沒有可以說的了?

2016年6月到7月,北京降水稀少,氣溫日漸升高,而這一場突然的大雨,又使得北京陷入了水神的控制。

2012、2014未嘗不是這樣!

雨旸時若,應該是我們的愿望。

另附歪詩一首,po主上街(三環)轉了一圈,嗯大概就是這樣。因為我沒有經歷河南的暴雨,所以就就著北京寫吧。

北京夏雨記

白霧空蒙連九城,前年入夏雨頻仍,今歲半年無半層。七月頭伏初落雨,行人眉目稍稍揚,阡陌畛畦具洇潤,高樓雨絲綿延長。萬家開窗迎甘露,千人舉傘趕路忙。長街車燈破迷霧,銜尾相隨過遠通。后車鳴笛無止境,前車遇空便直沖。三環要道本無事,下雨偏遇晚高峰。洋橋笛聲夜未止,三元排隊到長虹。早市欲拒復還迎,商販推車盼天晴。番茄土豆顯質樸,葡萄蘋果泛空靈。公交車站盡繁忙,路燈映照分外明。上車擁擠早避雨,下車閑適緩緩行。警察巡弋街巷里,背心回溯片鱗光。不畏大雨自徙倚,護送百姓平安忙。餐廳紅火達半夜,屋頂縷縷炊煙長。只怕城管消防查,罰單一開似虎狼。當家關窗拉輕簾,寧受微熱防屋漏。行路不慎踩水坑,雙足并屢皆濕透。上天有意紓民生,百姓若個可順受?嗚呼!夏雨雨人真不假,烈日聞風回天休。人民皆樂暑伏去,誰知幾家歡喜幾家愁?清風回蕩帝都里,卻道天涼好個秋。八月漫長熱氣動,細雨日日臨幽州。毋讓百姓不便交通塞,白霧籠城吾心揪!

本文來自互聯網,由機器人自動采編,文章內容不代表本站觀點,請讀者自行辨別信息真偽,如有發現不適內容,請及時聯系站長處理。

    福彩山东时时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