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兵搜乘,秣馬蓐食_秣馬南山_秣馬成語

飛來科技  發布時間:2017-06-06 12:50:54

本文關鍵詞:簡兵搜乘,秣馬蓐食

○戰上

《尚書大傳》曰:戰者,憚也,驚之也。

《說文》曰:戰,斗也。

《開元文字》曰:仲秋大閱,戎眾庶,修戰法,"陰疑於陽必戰"是也。凡師皆陣曰戰。謂堅而有備,各得其所,成敗決於志力也。

《易》曰:上六:龍戰于野,其血玄黃。(陰之為道,卑順不盈,乃全其美盛而不已。固陽之地,陽所不堪,故戰于野也。)

又曰:陰疑於陽必戰,為其嫌於無陽也,故稱龍焉。(為其嫌于非陽而戰也。)

《書》曰:湯與桀戰于鳴條之野。

又曰:武王戎車三百兩、虎賁三千人,與受戰于牧野。

《左傳》曰:魯宣公十二年,晉荀林父與楚子戰于邲,晉師敗績。

又曰:吳伐楚,王使執燧象以奔吳師。

又曰:齊伯郭啟伐莒。莒子將戰,宛羊牧諫之曰:"齊師賤,其求不多,不如下之。"

又曰:諸侯之戍謀曰:"若華氏知困而致死,楚恥無功而疾。戰,非吾利也。"

又曰:孟懿子陽虎伐鄆,鄆人將戰。

又曰:宋多責賂於鄭,鄭人不堪。故以絕魯及齊,與宋、衛、燕戰。不書所戰,后也。

又曰:冬,宋人以諸侯伐鄭,報宋之戰也。

又曰:齊人侵魯疆。疆吏來告,公曰:"疆埸之事,慎守其一而備其不虞。姑盡所備焉。事至而戰,又何謁焉。"

又曰:狄人伐衛。衛懿公好鶴,鶴有乘軒者。將戰,國人受甲者皆曰:"使鶴,鶴實有祿位,余焉能戰!"

又曰:里克諫曰:"故君之嗣適,不可以帥師。君失其官,帥師不威,將焉用之。且臣聞皋落氏將戰,君其舍之。"

又曰:楚人伐宋以救鄭。宋公將戰,大司馬固諫曰:"天之棄商久矣,君將興之,弗可赦救也。"

又曰:子魚曰:"君未知戰。勍敵之人阨而未成列,天贊我也。"

又曰:公曰:"君子不重傷,不禽二毛。"子魚曰:"且今之勍者,皆吾敵也。雖及胡耇,獲則取之,何有于二毛?明恥教戰,求殺敵也,傷未及死,如何勿重。"

又曰:晉公子重耳之及於難也,晉人伐諸蒲城。蒲城人欲戰,重耳不可。

又曰:齊晉將戰,高固入晉師,桀石以投人,(桀,擔也。)擒之而乘其車,(既獲其人。固釋己車而載所獲。)系桑本焉,以徇齊壘,(將至齊壘,以桑樹系車而桑走,欲自異也。)曰:"欲勇者賈余馀勇。"(賈,賣也。言己勇有馀,欲賣之也。)

又曰:晉楚將戰,而楚晨壓晉軍而陣。軍吏患之。范丐趨進,曰:"塞井夷灶,陣於軍中,而疏行首。晉、楚惟天所授,何患焉?"文子執戈逐之,曰:"國之存亡,童子何知焉?"

又曰:齊侯還自晉,不入。(不入國。)遂襲莒,門于且于,(且于,莒邑。)傷股而退。(齊侯傷。)明日,將復戰,期于壽舒。(壽舒,莒邑。)杞殖、華還載甲,夜入且于之隧,宿於莒郊。(二子齊大夫也。且于隧,狹路。)明日,先遇莒子於蒲侯氏。(蒲侯氏,近莒之邑。)莒子重賂之,使無死,曰:"請有盟。"(欲以盟二子無致死戰。)華周對曰:"貪貨棄命,亦君所惡也(華周即華還也。)。昏而受命,日未中而棄之,何以事君?"莒子親鼓之,從而伐之,獲杞梁。(杞梁即杞殖。)

又曰:齊師伐我。公將戰,曹劌請見。其鄉人曰:"肉食者謀之,又何間焉。"(肉食,在位者也。間,猶與也。)劌曰:"肉食者鄙,未能遠謀。"乃入見。問:"何以戰?"公曰:"衣食所安,弗敢專也,必以分人。"對曰:"小惠未遍,民不從也。"公曰:"犧牲玉帛,不敢加也,必以信。"對曰:"小信未孚,神不福也。"公曰:"小大之獄,雖不能察,必以情。"對曰:"忠之屬也,(上思利民,忠也。)可以一戰。戰則請從。"公與之乘。戰于長勺。公將鼓之。劌曰:"未可。"齊人三鼓,曰:"可矣!"遂逐齊師。既克,公問其故。對曰:"夫戰,勇氣也。一鼓作氣,再而衰,三而竭。我盈彼竭,故克之。夫大國難測也,懼有伏焉。吾視其轍亂,望其旗靡,故逐之。"

本文來自互聯網,由機器人自動采編,文章內容不代表本站觀點,請讀者自行辨別信息真偽,如有發現不適內容,請及時聯系站長處理。

相關閱讀
福彩山东时时彩